十九吹酒

天热屋里凉,脱衣好上床~

武陵春


☆此为王者荣耀亮统同人文,对《武陵仙君》皮肤故事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动,因此要慎入!
☆笔力不足,ooc还请多多担待~
☆ooc其实还挺厉害的……(´• ᵕ •`)*





武陵春



    一切世界始终、生灭、前后、有无、聚散、起止,念念相续,循环往复,种种取舍,皆是轮回。

正文


    许多年前曾因“未经人事,不通人理”而向天帝请命下凡重新修炼的武陵仙君也在百余年前重新羽化登仙,只可惜他至今仍固守凡间不肯重返仙位。

    天上最不缺的就是闲人和风言风语。武陵仙君下凡前曾经被天上的一个散仙疯狂追求过,这事儿也算是闹了好几百年,也没少给天上带来些打发时间的好乐子。某一日,武陵仙君请命下凡时,众仙以为那个散仙仍会死缠烂打的追在后面,就在他们准备好瓜子茶水看笑话时,天上竟一时之间失去了所有喧闹,没有看到那个预料之中的身影,好似所有的一切都随着仙君下凡而消失不见。

    如今,他迟迟不肯归位,也算是个可大可小的事。放着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于是乎,在某一天例行的朝会上,活着不怕事儿多的某个老仙便提议道:“早些年间,他不是和仙君关系亲密的紧么?倒不如让他下凡相劝,岂不是更好?”

    话音刚落,底下不约而同的起了一阵不怀好意的吸气声。

    千把百年前的事情了,也值得让他们惦记成这样?

    同样列在席间的友人见状正准备出言时,却被后面一个温柔冷清的声音拦下了:“小仙领命。”
    说罢,便朝着上面揖了一礼。

    友人回头看他,那张脸上无波无痕,眼底犹如死水一潭。

    这一回倒是让那群人白白看了一场戏,笑也没能憋得住。

    友人心惊,朝会刚散,他便一把冲进人堆里,把那个半人拖了出来。

    “你不必应下的。”他难得的有些焦急,道:“那些老头子就是活的腻味了,摆明了拿你寻乐子呢……”

    “无妨无妨,从以前到现在早都习惯了。

    “你倒是一点未变呐……”他忽然微微笑道,眼眸灵光突现。

    友人猝不及防的心跳漏了一拍。

    他赶紧咳嗽了几声,正色道:“其实我可以代你去的,毕竟你以前……”

    “多谢关心,我自觉此事无碍。日子久了……”他转身挥别了友人,只留下一道叹息似的话语:“什么都会散的。”

    更何况如今只剩下一半的人呢?

    有些事是说不清道不明的,纵然万般求索也是枉然。
    蓦然间,友人的脑子里突然迸进了家里少陵先生对这个人的评价:这样的一张脸若是生在了女子身上只能算是平常,可它偏偏生在了这样的一个男子身上,当真是不凡。

    突然想到这样一番话,他自己也忍不住纳闷,道了声“好生奇怪”才作罢。





    春日朗朗,暖风和煦,直教人几欲入睡。直到不久前还是暖意洋洋的大好春光一片,只在瞬息就突然变了天,空气沉闷,阴风忽起,天色灰暗,原先一幅色彩斑斓的春日山水画好似被人泼了一盆污水,转瞬间就败了下来,失了颜色。

    他立在凡世的桃花源入口,极目望去,满眼尽是漫天绚烂的花瓣,飘飞在灰黑色的空中,急切而浮躁。远远的立着一个人,站在一株桃树下,撑着一柄纸伞,长身玉立。

    隔着这不远的小小天地里,视线忽一交错,二人的嘴角都不禁流露出一丝笑意,只不过一人疏离,一人疲惫。

    他干脆起身御风而行,待行至那持伞人的跟前时,躬身行礼:“恭贺仙君。”

    语气淡然却也不乏场面上的恭维之气。

    “嗯。”一声几乎快要消散在风里的应答。

这短短的数百年究竟有多长?自己以前会觉得时间这般漫长么?眼前的这个人明明还是从前那副模样,却总是和以前截然不同。

    说不出的冷淡,就好像当年的……

    他一时之间无话可说,却也不觉得拘谨,脑子也突然想到了如果是之前的自己究竟会如何应对呢?还会不顾对方的冷言冷语一脑门儿的扑上去吗?

    就在他遐想之际,仙君却突然开了口,道:“天起大风,地有水回,今夜怕是有一场大雨,你且……”将要脱口而出,却又猛然止住,哽在喉间,有口难言,不知为何。

    神仙会怕下雨么?这样拙劣的借口,还是以后再也没有见面的理由了?

    伞面上描绘的三千桃花灼灼,常开不败,似烈火长情。

    他偏过头看他,本欲出言婉拒,却不曾想到那人竟破天荒第一次的有了服软的意味:“……在此留宿一晚罢。”

    支离破碎的一句话揉进了五分期待三分恳求以及二分无奈。

    这还是他第一次望向他的眼,还是和以前一样波澜不惊的眼但却好像又与以往有了些许不同。许是错觉,那双眼底里映出的明明是自己那双犹如死水一潭的眼睛。
    “多谢仙君,只是……”

    “就只一晚。”

    明明是平平淡淡的语气可却透露出不容抗拒的威严。

    “……叨扰仙君了。”话罢,他又毕恭毕敬的行了礼,全然没看见伞下那人眼底里的暗流涌动。




    桃花源里并不似天上仙境那般云雾缭绕如梦似幻,但比起从前所见的凡间尘景竟也多出了几分出离人世的意味。本想一直跟在那人身后,却不曾料到这一路上那人竟走走停停,等了自己许多次;一心想要避着,他却不依不饶,直至二人并肩而行,方才作罢。

    如今做出这幅样子又是为的什么?是为挽留?是为愧疚?还是一无所有?从头到尾,终究都是自己一人假惺惺的自作多情罢了,从以前到现在,一直都是。

    武陵仙君居住的处所离桃花源的入口并不算近,二人徒步而行,竟也走了不少时辰。中途落雨,他的头顶及时的飘来一柄纸伞,歪歪斜斜的,全部向着他。

    撇去旁的不说,那人好歹也是高高在上的仙君,让人如此放下姿态,他实属过意不去。一边在心下盘算着,正准备开口拒绝时,那人竟看破了他的心思似的,沉声道:“我给的,你都要好好受着。”

    话刚落音,那人竟又将手中的伞又斜向了几分,身子也就着这个机会贴近了自己。即使隔着潮湿的衣物,他也依旧能够感受得到几乎灼人的体温和气息,贴在自己的身边,渗进自己的心房。

    不容拒绝的话语,根本找不到回应的方式,还是根本就不愿意去拒绝呢?

    他默默地偏过头,勾起嘴角,泛起一丝苦笑。

这一路上,他们二人都默不作声,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思究竟是飘到了天外还是落到的地底。直到行至武陵仙君的居所时,仙君一声“到了”才将他唤了回来。

    再怎么冷情冷心,也不是无情无心。他看到浑身湿透的那个人,也不免心怀愧疚,正欲客套一番,却又被那人打断了话头:“你先进去,好好休息。”

    难得的略带温柔安慰的语气,一瞬间他以为自己有些耳背。

    三番五次的打断,自己在他的面前似乎永远都没有话语主动权。

    “多谢仙君抬爱。”又是一声恭恭敬敬的作揖行李,言行举止间既有客套的讨好也有拒人千里之外的疏离。
他伸手推门,低着头踏进房门,而后转身关门。

    门外人立在雨幕珠帘的房檐下,淅淅沥沥的雨声伴着水汽钻进他的心底,顺着发梢流下的雨水跌落,却怎么也熄不灭心里明灭不定的火焰,眼底似有奔流涌动。





    才不过短短数百年,竟然好像隔了好几世一样遥远模糊。远远的看过去,清晰明灭不定的声形,盘旋在脑海,萦绕在耳畔。

    突然在心中闪现而出的是自己还身为凡人时的景象:年幼的自己一身瘦骨嶙峋,满面灰土之色。深秋的寒气就着冰凉的雨水侵入五脏六腑,一把瘦骨泡在寒凉的雨水里,疼痛砭人肌骨。就在神志几乎快要脱离肉身而去之时耳畔传来了一身慈爱的呼唤,紧接着原先顺着雨水流失的生命都源源不断的开始回流进这把骨头里,意识渐渐回笼,看见了朝着自己微笑的一位须发皆白的慈祥老者。

    当自己再一次拥有意识的时候已经身处老星君的神殿里。老星君是个和蔼又慈眉善目的老人家,不禁赐了自己仙身还倾囊相授,视如己出,因此同门里总有人调笑自己“不知是几辈子修来的仙缘”。

    不过,再怎么修炼也不过是天上一名小小的散仙,既瞧不上名也道不出号,也就在天上游手好闲罢了。

    这样的日子过得潇洒,走的也甚为干脆。他当初还只是个小仙,只因某一日奉了老星君的命去给太上老君那个老头子送信过去。不料,老君不在府上,匆匆忙将信交与了老君府上的下人之后,自己便一路散漫的去了。

    前面什么样的日子没活过呢,既然饿不死那也没什么好在意的。如此一来,也就在某棵树下和衣而睡。迷迷蒙蒙间,他感觉到自己的脸颊痛痒难耐,似有何物对他的脸又啄又挠,便挥手朝着脸上就是一巴掌,什么也没打着。于是乎,彻底苏醒。

    闻言望向说话人,只见两只璞玉似的鸟儿停在那人的身旁。而他的眼里却不知为何落满斑驳,光怪陆离。他看见了说话人微微一笑的水红薄唇,听见了那冷冰冰的声音里的温暖笑意。

    至此,满树桃花开,情起意渐浓。




    一夜倏忽而过。

    翌日,他才刚刚睁开眼睛,外面的风吹鸟鸣便伴着明亮晨光直驱入耳目,看来又是一个风朗气清的好天气。
    昨夜的雨好似梦里过客一般。起身推门,迈步而出,同时也在心里盘算着一定要把天帝交代的事宜完成,接下来便可全身而退了。他半是心事重重的走出客房,又穿过徘徊曲折的竹木回廊,左探右寻却总不见那人的身影。于是站在原地:这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这下又该如何是好呀……

    就在不得进退之际,那人竟然又神出鬼没般的出现了。一句话不说,就只盯着他,示意他跟着自己进去。
    这也不是无奈之举。毕竟人微言轻,这点为人处世之道他还是知道的。

    跟着那个人进了一处偏房,他以为只是离厨房近才闻得见饭食的香气,却没料到饭桌上已摆上了热气腾腾的白粥和一些清淡小菜,更没想过神仙的居所里又怎会出现人间的饭菜。

    即使早已不食烟火,但见到这些东西时还是诧异多过于渴望。
    “……”

    “坐下。”那个人的声音还是那般无波无澜,“等下我要带你去个地方。”

言下之意就是坐下吃饭,吃完带你出去。

    “仙君……”他诚惶诚恐,心里有鬼。正准备行礼告退起身而逃之时,肩上莫名多了一股强压向下的力量,让他脱逃不得。

    一顿清清淡淡的早饭,却让人满腹惆怅,心神难安。





    他原本就只是个凡人,在行将就木的时候被老星君大发善心救下了,后又得老星君真传,虽然默默无名但却有才有能。因此他总觉得自己能够活下去就已经用光了全部的福气。至于其他,想多了,反而心烦意乱。

    和那个人在偏僻的某处相遇,是命中注定。他轻笑道。

    如此一过又是一个数十年。再一次相见,他已经在天上担任一个不大不小的官职了。彼时正值佛祖座下莲花盛开,佛祖广邀各路神仙在莲池开个佛法大会。以他的资历是万万没有机会的,只不过老星君因为厌倦了神仙们的装腔作势便把他推了出去。

    那一日虽然没有王母瑶池盛会那般气势空前,但受邀而来的仙家们也不再少数。他还是第一次参加这般正式的盛会,混迹在来来往往的人群里,心如擂鼓。  神仙也是人,既有善于世故圆滑的就有不善言谈的。

    佛祖的莲池法会也是各路仙家一个互相交接认识的好机会。他此番听闻最多的便是那位一直行迹不定的武陵仙君。据闻,此人不仅才学渊博而且法力高深,同时又和天族有姻亲关系,再加上冷清清的性子,因此一直独来独往,天界也一直盛传他是个心高气傲的人。

    从没有见过的人,不管别人如何绘声绘色的描述,都没有任何实感。

    他面无表情,在心里撇撇嘴。

    时间过得飞快,佛前七日法会已剩下今日最后一场。他也凭借自己独到的佛法领悟和老星君事前人事的提点,在此次法会上一夜成名。心里头虽然有些惭愧,但是他也看得出老星君是将他作为继承人来栽培的。

    此前风头占尽的他没想到会在最后一场法会上遇到那个人。

    众仙云集的佛前莲花池,诵读经文的声音伴着袅袅荷香四散开来,而那个人就那样云淡风轻般的落了座,仿佛飞鸟落枝一般,却又引得众人目光云集。
    他心头猛地一惊,眼瞳不禁微微放大。

    那个人开口便是一阵寒暄,接着便羽扇轻摇,盘坐在莲花池旁,闭着眼听着一群仙人们的聒噪佛理,脸上也不见任何不悦之情。可谓是“一念心清净,莲花处处开”。
    他隔着人群看着他。

    也不知何时,突然有人高呼一声,道:“早问仙君才学过人,还请仙君赐教。”

    那个人突然间睁眼,一双幽深的眼瞳望向了那个说话的仙人,倒把他激动地心头一通猛跳。

    “过誉了。”虽是谦虚委婉的话可却没有半分谦虚的语气。

    “我等愚才,自然不能登大雅之堂。不过此次法会上有个年轻之才,仙君可愿与他共论佛法天理?”

    那个人的声音与他的心跳同时静止了下来。

    “士元,这位便是广陵仙君。”老仙引荐道。
    那双幽深的眼瞳现在正盯着他。

    佛曰:种如是因,收如是果,一切唯心造。







    仙君的居所建在一座人间一处不甚出名的山里,虽然不是人间仙境,倒也有种钟灵毓秀之美。

    那个人一路上执意要与他并肩而行,强扭不过,只能顺着他。各怀心事的走了一路,他们二人停在了一处洞口前,洞口立着一块看不清字迹的碑,孤零零的立在遍地郁郁葱葱的草丛里。

    桃花满地开,风一吹,落英纷纷,积满一地。

那个人临进洞前意味不明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想说什么,但又随即合上了两瓣水红的薄唇。

    他依旧垂着头,作出一副与那个人毫不相干的样子,可心下却隐隐作痛,一瞬间脚下却像生了根一般,立在了原地。

    他知道前方究竟有什么在等着他。

那个人走出几步,见他没跟上来,便走到他的身旁,低下头,贴着他的耳畔,轻声道:“我想,你一定是记得她的。”

    语气缠绵而温柔。温热的气息顺着光裸的脖子钻进他的心口,包裹着他,可他却被活生生的激起一身颤栗。

    “过来吧。”那个人向他递去了一只手,面如寒山,眼含悲悯。

    他无声的长叹一口气,便拱手道:“还望仙君自重。”

    言外之意再明白不过:如今你我二人只是再寻常不过的尊卑关系。

    “过来。”伸出的那只手仍旧空着。

这一次是真真正正的气了,那个人的语气好似万年寒冰,坚决顽固,不容许他的半句拒绝。

    “……烦请仙君带路。”他又一次将头低的更低了,埋进宽大的衣袖里,好像如此这般就能够躲开他如刀刃般锋利的视线。

    他没看见那个人究竟是以何种神情收回那只悬空半天的手,只是在听到沉重的脚步声后,方才抬头跟在那个人的身后。

    料想山洞也没有藏金纳银,自然不会有什么机关陷阱。只不过这看起来在平常不过的山洞,越往里走却越是寒冷,越来越来让人胆颤心寒。

    那个人终于停了下来,他顺着那个人的目光看过去:空荡荡的石室中央横亘着一方长长的冰棺,在不甚明亮的石室里散发着森森寒意,让他的血液几乎都停止了流动。

    棺中躺着一名妙龄女子,身着粉色衣衫,面容姣好,露出好似在小憩时梦见了意中人那般的羞涩笑容,只是连同散落旁的花瓣一起被冻结在了嘴角翘起的那一刻。
有人叹,这样的一张脸生在女子身上便是平凡,若是生在男子身上,最是不凡。

    只可惜,衣衫半毁,容颜不再。女子一身皆是被火灼烧过的痕迹,红莲浮过她的身体,盖住了她的半张脸。一眼望过去,仿佛业火重燃。

    “曾经也愿‘她’从此以后都不要再遇见我,再记起我,”那个人缓缓说道,话语中似有三分悔意,“但如今我……”

    “她既不会遇见你也不会想起你,”他望着他,目光坚定,“因为她不会再入轮回道。”

    相传,在奈何桥上讨要一碗水,饮之便可忘却前尘往事,一切就此了断;也有另一种方法:仙者撕裂一半神魂,再融入爱而不得的七情,使其轮回入世,一世了断。仙者自此便可悲无泪,笑无声。

    “你看到了,你知道了,你也相信了。”那个人字字紧逼,不肯给他留丝毫退路,“你看到了我的天劫……于是你就送‘她’下凡,伴我一世,护我一生。”

    “你说,我说的是不是分毫不差?”










    天上的季节总是一成不变的,就连那些被人间文人墨客百般称赞的仙境也都是些一成不变的景色。
可又不总是一成不变的。

    “‘孔明孔明’的,表字也不是这么用的,”有人疑似自说自话,道:“我还是唤你‘阿亮’吧。”
说罢,还不忘捂嘴偷笑。

    在仙界的一隅,某棵花瓣簌簌而落的花树下,有人自作主张的决定着。这个决定当真让他身旁另一个正在抚琴的人瞬间哑口无言,虽然满心不悦可心底却有股雀跃而生的暖意缓缓蔓延全身。

    树下的武陵仙君缓缓合上双目,双手停放在了琴弦之上,问道:“那你说称号该怎么用呢,?”

    “该怎么用就怎么用。”他脱口而出道:“不过就是个名字而已,叫的顺口就好。”

    “……可我却并不这么认为。”

    最后的那句话化在了刹那间扬起的琴音里,几不可闻。武陵仙君坐在树下抚琴,而另一个人托腮坐在他的身旁,目光悠远,眼波如丝。

    自打上次佛法大会之后,老星君府上的某个弟子可谓是一举成名天下知。先是有老星君和众多德高望重的仙人的推举,又有那位名声在外的武陵仙君在天帝面前的力荐,那个弟子便一步登天,扶摇直上。

    于是天上众仙也知道了那位素来来无影去无踪的武陵仙君也是交了一位青年好友,经常是二人同行,对饮花开。不过,日子久了,在外人眼里也总是那位青年才俊都快要把仙君家的门槛踏破了,经常有事没事就上门相邀。可奇怪的是,虽然仙君总是板着一张脸,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但那位青年才俊却总能找得到他。

    事情的突变是在百年之后,东海龙王的二儿子娶亲。有人凭借他的三寸不烂之舌才终于说动了仙君陪他一起赴宴。他对东海龙王见到仙君时的那个表情至今都记忆犹新,最后只能说,这场喜宴两个人都是不欢而散。

    仙君是对那些溜须拍马的做戏感到厌烦;而他却是第一次感觉到了空洞洞的失落感。喜宴上,有个昆仑山的仙子对武陵仙君一见钟情且处处跟随。在来来往往的人群间,他看到了那一对,猛然间对凡间话本里的“天作之合”有了深刻的理解。

    他是第一次如此明显的意识到就算是神仙也会像凡人那般成家的,从此以后,朋友便只能是路人。
那若是连朋友也不是呢……

    归去之后这二人就这么突然之间冷淡了下来,好像从前的数百年都是他的黄粱一梦。他毕竟还担着天庭的职务,正事耽误不得。如此一来,那个人也就从他的生活里消失不见了,一如从前。上朝下朝,宛如就好像曾经还是凡人时饮食作息一般融在了他的生活里。有时候停下来的时候他不禁沉思:怎么以前没觉得自己事务繁忙?

    一天天,一年年,只要想到一去那个地方就能见到他,二人就能携手日同游,仿佛就有用不完的时间,尽管很多时候那个人都能让自己一通好找。

    但是……只消轻唤一声“阿亮”,没过多久,他总能听到那个人犹犹豫豫的应答声。

    而现在,不管是在呼喊多少声,都不可能有回应了。
因为就在几天前的朝会后,他亲耳听到几个平日里就爱说东道西的老头子说道,那个仙子似乎已经和那个人定下了终身大事。而他们正在讨论何时会成亲。

    当时他的心头一凉,周身如坠冰窖。

    末了,那几个老头还问:你平日和仙君走的那般近,你可知仙君喜事定在哪日?我等可一定要备份大礼才是。

    他只得苦笑道:仙君大喜之日必会前去祝贺。只是我和仙君交情浅薄,又怎会……

    声音戛然而止,只因那个人不知何时现身此处,眼中愤怒可见,周身尽是冰寒之气。

    交情浅薄……

    呵……

    不知为何突然心虚后悔,正欲开口挽留,那人却转身就走。

    既然了断是必然的事,那么及早了断也不失为一桩美事吧。

    既然承了老星君的职位,就要担起那份责。某一夜,他正夜观天象,紫微斗数,天喜突明。当时虽然没在意,但是几日后,天上皆传武陵仙君请命下凡。闻言,还没顾得上那个人的不辞而别,他就慌慌张张的跑回星楼,施法催动命盘。片刻后,命法皆现。

    只是,神仙的命格又岂是轻易得看的,轻易能改动的?













    “我在凡间历劫时便是‘她’陪的我一世,伴我度过一世孤独,又舍身替我挡下天劫,”那个人正站在自己的身后,沉沉的声音透过他的血肉,流进他的神魂,“你说,我该如何谢谢‘她’?”。

    “……仙君是来找我寻求意见的么?”

    “没有。”他依旧是那副平淡的口气,突然平添了不少怒意。

    “凡心千万,人心不静,非智非慧,参悟不透。”许是听出了那个人话外的意思,他看似答非所问道,“仙君,大抵只是对她有些愧疚之心,因此无须对此事在怀。”

    “……”那个人大半张脸都埋在了阴影里,即使看不清面容,也能够非常清晰地感觉到他的森森怒意。

    “天帝派我下来传达谕旨:‘仙君下凡渡劫,体恤民生,如今功德圆满,还望早归天庭,复归原职’。”他背朝着那个人,慢慢踱步向前,一字一句的陈述着天帝的谕旨,心虚的不敢去看那个人的眼。

    “你说完了么?”阴影里有人非常不满的反问道。
“天帝谕旨已带到,小仙就此告退。”

    许是感到不妙,他草草的行了礼,转身便向洞口走去。只是还没走出几步,肩膀硬是被人狠狠地扣住,紧接着身子就被带过了方向,被一同拽进了那个人埋身的昏暗阴影里。

    “……唔!”

    还未来得及挣脱,吻就伴着强烈的炽热气息径直涌进他的口腔,不留任何反抗和回旋的余地,那个人的舌长驱而入。回过神来时,那个人已将他紧紧地扣在了光滑的石壁上,拥在了那个人的怀里,同时又用手护住他贴着石壁的后脑。

    那个人的舌并没有意想中那么粗暴,反倒是细致又温柔,带着小心翼翼的讨好意味。先是轻蹭他的唇畔,而后又稍带粗暴的舔过他的齿列,最后又试探性的他的舌,见他没有抗拒,才重新将他的舌勾来,在温暖湿润的内壁里勾连追逐。

    一吻绵长,缠绵相连。

    零落桃花碾作泥,谁人禅语绕檀烟。

    一方石砚空不满,白纸黑字梵音间。

    凡心千万,佛心一尊,普渡众生,痴人说梦。佛曰:爱别离,怨憎会,撒手西归,全无是类。不过是满眼空花,一片虚幻。

    那……我与你以前可算是爱而别离?现在是否又算是怨憎相会?不曾西归,又可否重新来过?

    昔日高高在上不曾为情爱扰乱心思的武陵仙君,在那个吻里感受到了他的麻木,既不抗拒也不迎合,既不挣扎也不顺从。一时之间他竟然慌得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好将他拥在怀里,水红色的唇瓣仔仔细细的、一寸寸的轻轻吻过他的嘴角,脸颊,最后触及眼角之时,一片湿凉。

    佛曰: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因为爱, 所以忧心你对我情意几何;因为爱,所以害怕从此不得相见;因为爱,所以才想与你长相伴。也正因为如此,才会撕裂一半的神魂,化作红颜知己,伴你凡间一世,护你一生无虞。

    离于爱者,无忧无怖。冷情冷心,麻木不仁。

    呵!

    这世上又哪来的忘情之水,断情之法?有的只是自欺欺人的忘情断情而已。

    “她的确是因我而生,却又不是我,”他微微喘着气,泛着水光的眼睛仿佛能够穿透那个人的胸膛,看到冰棺中那名女子被火灼烧过的半张脸一般,“‘……你离开,我衰败,心花零落,落地成灰’。”

    几乎就是脱口而出的一番话,或许是被那一吻吻得昏了头脑,说话也开始没了设防。可是,这昏了脑袋的胡言乱语倒是让那个人心头一喜。

    “你这是怪我的不辞而别么?”伸手抚上他的眼角,对上的又是面无表情的一张脸,仿佛刚刚那一瞬的情感失控,只是仙君一人的痴心妄想。

    他挣起一边嘴角,苦笑道:“算是吧。”

    大起大落的心情,让那个人一时间噤了声,沉着脸,面如寒霜,眼中暗流奔涌。

    “仙君,尊卑有别,还请……”边说边要推开那个人的怀抱。只是话没说完,吻就猝不及防的又一次落下。这一次的吻几乎要抽干他所有的气力和遐思,那个人仿佛用尽了此生的力气要通过这个吻将他化进自己的骨血里,从此再不分离。

    一口一个的“仙君”,一步一行的揖礼,若即若离,看着我这副服软的模样,是不是就能称了你的心,合了你的意?又岂能轻易称了你的心,合了你的意!从前不会,现在更不会。那个人在心中愤愤念道,口中也情难自禁的多下了几分气力。

     他猛地吃痛,一把推开了压在身上的那个人,面颊带红,眼中痛苦万分,唇畔流下了朱砂红血。许是见他受了苦,那个人又心痛难忍,故而放慢了动作,温柔示好的意味全部都化作了接下来一连串细密轻柔的吻,轻舐着他被咬破的唇瓣,双目紧闭,双手将他箍紧在怀,是后悔了。

    “……君……你……”吊着一颗不知放在何处的心,上气不接下气的。

    “你唤我什么?”那个人同样揣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七分期待三分担忧。

    两双相对的眼,逃也不是,不逃也不是。两两相对,静静无言,唯有不安分的心快要撞破胸腔,跳动而出。
是风动还是幡动?答曰:是心动。

    缘来则去,缘聚则散,缘起则生,缘落则灭,万法缘生,皆系缘分。

   洞外风影摇乱,三千烈火灼透了半边天,烧红了人的脸。

    佛曰:不可说。







——————絮叨叨


★“一切世界始终、生灭、前后、有无、聚散、起止,念念相续,循环往复,种种取舍,皆是轮回”“不过是满眼空花,一片虚幻”“缘来则去,缘聚则散,缘起则生,缘落则灭,万法缘生,皆系缘分”以及文中所有的“佛曰”和个别引号里的内容都是直接引用百度搜索的佛经句子。

依旧不会写情感的起承转合以及烘托过渡……唉……(´ . .̫ . `)

























☆此为王者荣耀亮统同人文,对《武陵仙君》皮肤故事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动,因此要慎入!
☆笔力不足,ooc还请多多担待~
☆ooc其实还挺厉害的……(´• ᵕ •`)*





武陵春



一切世界始终、生灭、前后、有无、聚散、起止,念念相续,循环往复,种种取舍,皆是轮回。

正文


许多年前曾因“未经人事,不通人理”而向天帝请命下凡重新修炼的武陵仙君也在百余年前重新羽化登仙,只可惜他至今仍固守凡间不肯重返仙位。
天上最不缺的就是闲人和风言风语。武陵仙君下凡前曾经被天上的一个散仙疯狂追求过,这事儿也算是闹了好几百年,也没少给天上带来些打发时间的好乐子。某一日,武陵仙君请命下凡时,众仙以为那个散仙仍会死缠烂打的追在后面,就在他们准备好瓜子茶水看笑话时,天上竟一时之间失去了所有喧闹,没有看到那个预料之中的身影,好似所有的一切都随着仙君下凡而消失不见。
如今,他迟迟不肯归位,也算是个可大可小的事。放着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于是乎,在某一天例行的朝会上,活着不怕事儿多的某个老仙便提议道:“早些年间,他不是和仙君关系亲密的紧么?倒不如让他下凡相劝,岂不是更好?”
话音刚落,底下不约而同的起了一阵不怀好意的吸气声。
千把百年前的事情了,也值得让他们惦记成这样?
同样列在席间的友人见状正准备出言时,却被后面一个温柔冷清的声音拦下了:“小仙领命。”
说罢,便朝着上面揖了一礼。
友人回头看他,那张脸上无波无痕,眼底犹如死水一潭。
这一回倒是让那群人白白看了一场戏,笑也没能憋得住。
友人心惊,朝会刚散,他便一把冲进人堆里,把那个半人拖了出来。
“你不必应下的。”他难得的有些焦急,道:“那些老头子就是活的腻味了,摆明了拿你寻乐子呢……”
“无妨无妨,从以前到现在早都习惯了。
“你倒是一点未变呐……”他忽然微微笑道,眼眸灵光突现。
友人猝不及防的心跳漏了一拍。
他赶紧咳嗽了几声,正色道:“其实我可以代你去的,毕竟你以前……”
“多谢关心,我自觉此事无碍。日子久了……”他转身挥别了友人,只留下一道叹息似的话语:“什么都会散的。”
更何况如今只剩下一半的人呢?
有些事是说不清道不明的,纵然万般求索也是枉然。
蓦然间,友人的脑子里突然迸进了家里少陵先生对这个人的评价:这样的一张脸若是生在了女子身上只能算是平常,可它偏偏生在了这样的一个男子身上,当真是不凡。
突然想到这样一番话,他自己也忍不住纳闷,道了声“好生奇怪”才作罢。





春日朗朗,暖风和煦,直教人几欲入睡。直到不久前还是暖意洋洋的大好春光一片,只在瞬息就突然变了天,空气沉闷,阴风忽起,天色灰暗,原先一幅色彩斑斓的春日山水画好似被人泼了一盆污水,转瞬间就败了下来,失了颜色。 
他立在凡世的桃花源入口,极目望去,满眼尽是漫天绚烂的花瓣,飘飞在灰黑色的空中,急切而浮躁。远远的立着一个人,站在一株桃树下,撑着一柄纸伞,长身玉立。
隔着这不远的小小天地里,视线忽一交错,二人的嘴角都不禁流露出一丝笑意,只不过一人疏离,一人疲惫。
他干脆起身御风而行,待行至那持伞人的跟前时,躬身行礼:“恭贺仙君。”
语气淡然却也不乏场面上的恭维之气。
“嗯。”一声几乎快要消散在风里的应答。
这短短的数百年究竟有多长?自己以前会觉得时间这般漫长么?眼前的这个人明明还是从前那副模样,却总是和以前截然不同。
说不出的冷淡,就好像当年的……
他一时之间无话可说,却也不觉得拘谨,脑子也突然想到了如果是之前的自己究竟会如何应对呢?还会不顾对方的冷言冷语一脑门儿的扑上去吗?
就在他遐想之际,仙君却突然开了口,道:“天起大风,地有水回,今夜怕是有一场大雨,你且……”将要脱口而出,却又猛然止住,哽在喉间,有口难言,不知为何。
神仙会怕下雨么?这样拙劣的借口,还是以后再也没有见面的理由了?
伞面上描绘的三千桃花灼灼,常开不败,似烈火长情。
他偏过头看他,本欲出言婉拒,却不曾想到那人竟破天荒第一次的有了服软的意味:“……在此留宿一晚罢。”
支离破碎的一句话揉进了五分期待三分恳求以及二分无奈。
这还是他第一次望向他的眼,还是和以前一样波澜不惊的眼但却好像又与以往有了些许不同。许是错觉,那双眼底里映出的明明是自己那双犹如死水一潭的眼睛。
“多谢仙君,只是……”
“就只一晚。”
明明是平平淡淡的语气可却透露出不容抗拒的威严。
“……叨扰仙君了。”话罢,他又毕恭毕敬的行了礼,全然没看见伞下那人眼底里的暗流涌动。




桃花源里并不似天上仙境那般云雾缭绕如梦似幻,但比起从前所见的凡间尘景竟也多出了几分出离人世的意味。本想一直跟在那人身后,却不曾料到这一路上那人竟走走停停,等了自己许多次;一心想要避着,他却不依不饶,直至二人并肩而行,方才作罢。
如今做出这幅样子又是为的什么?是为挽留?是为愧疚?还是一无所有?从头到尾,终究都是自己一人假惺惺的自作多情罢了,从以前到现在,一直都是。
武陵仙君居住的处所离桃花源的入口并不算近,二人徒步而行,竟也走了不少时辰。中途落雨,他的头顶及时的飘来一柄纸伞,歪歪斜斜的,全部向着他。
撇去旁的不说,那人好歹也是高高在上的仙君,让人如此放下姿态,他实属过意不去。一边在心下盘算着,正准备开口拒绝时,那人竟看破了他的心思似的,沉声道:“我给的,你都要好好受着。”
话刚落音,那人竟又将手中的伞又斜向了几分,身子也就着这个机会贴近了自己。即使隔着潮湿的衣物,他也依旧能够感受得到几乎灼人的体温和气息,贴在自己的身边,渗进自己的心房。
不容拒绝的话语,根本找不到回应的方式,还是根本就不愿意去拒绝呢?
他默默地偏过头,勾起嘴角,泛起一丝苦笑。
这一路上,他们二人都默不作声,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思究竟是飘到了天外还是落到的地底。直到行至武陵仙君的居所时,仙君一声“到了”才将他唤了回来。
再怎么冷情冷心,也不是无情无心。他看到浑身湿透的那个人,也不免心怀愧疚,正欲客套一番,却又被那人打断了话头:“你先进去,好好休息。”
难得的略带温柔安慰的语气,一瞬间他以为自己有些耳背。
三番五次的打断,自己在他的面前似乎永远都没有话语主动权。
“多谢仙君抬爱。”又是一声恭恭敬敬的作揖行李,言行举止间既有客套的讨好也有拒人千里之外的疏离。
他伸手推门,低着头踏进房门,而后转身关门。
门外人立在雨幕珠帘的房檐下,淅淅沥沥的雨声伴着水汽钻进他的心底,顺着发梢流下的雨水跌落,却怎么也熄不灭心里明灭不定的火焰,眼底似有奔流涌动。





才不过短短数百年,竟然好像隔了好几世一样遥远模糊。远远的看过去,清晰明灭不定的声形,盘旋在脑海,萦绕在耳畔。
突然在心中闪现而出的是自己还身为凡人时的景象:年幼的自己一身瘦骨嶙峋,满面灰土之色。深秋的寒气就着冰凉的雨水侵入五脏六腑,一把瘦骨泡在寒凉的雨水里,疼痛砭人肌骨。就在神志几乎快要脱离肉身而去之时耳畔传来了一身慈爱的呼唤,紧接着原先顺着雨水流失的生命都源源不断的开始回流进这把骨头里,意识渐渐回笼,看见了朝着自己微笑的一位须发皆白的慈祥老者。
当自己再一次拥有意识的时候已经身处老星君的神殿里。老星君是个和蔼又慈眉善目的老人家,不禁赐了自己仙身还倾囊相授,视如己出,因此同门里总有人调笑自己“不知是几辈子修来的仙缘”。
不过,再怎么修炼也不过是天上一名小小的散仙,既瞧不上名也道不出号,也就在天上游手好闲罢了。
这样的日子过得潇洒,走的也甚为干脆。他当初还只是个小仙,只因某一日奉了老星君的命去给太上老君那个老头子送信过去。不料,老君不在府上,匆匆忙将信交与了老君府上的下人之后,自己便一路散漫的去了。

    前面什么样的日子没活过呢,既然饿不死那也没什么好在意的。如此一来,也就在某棵树下和衣而睡。迷迷蒙蒙间,他感觉到自己的脸颊痛痒难耐,似有何物对他的脸又啄又挠,便挥手朝着脸上就是一巴掌,什么也没打着。于是乎,彻底苏醒。
    闻言望向说话人,只见两只璞玉似的鸟儿停在那人的身旁。而他的眼里却不知为何落满斑驳,光怪陆离。他看见了说话人微微一笑的水红薄唇,听见了那冷冰冰的声音里的温暖笑意。

至此,满树桃花开,情起意渐浓。




一夜倏忽而过。

    翌日,他才刚刚睁开眼睛,外面的风吹鸟鸣便伴着明亮晨光直驱入耳目,看来又是一个风朗气清的好天气。
    昨夜的雨好似梦里过客一般。起身推门,迈步而出,同时也在心里盘算着一定要把天帝交代的事宜完成,接下来便可全身而退了。他半是心事重重的走出客房,又穿过徘徊曲折的竹木回廊,左探右寻却总不见那人的身影。于是站在原地:这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这下又该如何是好呀……
    就在不得进退之际,那人竟然又神出鬼没般的出现了。一句话不说,就只盯着他,示意他跟着自己进去。
    这也不是无奈之举。毕竟人微言轻,这点为人处世之道他还是知道的。
    跟着那个人进了一处偏房,他以为只是离厨房近才闻得见饭食的香气,却没料到饭桌上已摆上了热气腾腾的白粥和一些清淡小菜,更没想过神仙的居所里又怎会出现人间的饭菜。
    即使早已不食烟火,但见到这些东西时还是诧异多过于渴望。
    “……”
    “坐下。”那个人的声音还是那般无波无澜,“等下我要带你去个地方。”
言下之意就是坐下吃饭,吃完带你出去。
    “仙君……”他诚惶诚恐,心里有鬼。正准备行礼告退起身而逃之时,肩上莫名多了一股强压向下的力量,让他脱逃不得。
    一顿清清淡淡的早饭,却让人满腹惆怅,心神难安。





    他原本就只是个凡人,在行将就木的时候被老星君大发善心救下了,后又得老星君真传,虽然默默无名但却有才有能。因此他总觉得自己能够活下去就已经用光了全部的福气。至于其他,想多了,反而心烦意乱。
    和那个人在偏僻的某处相遇,是命中注定。他轻笑道。
如此一过又是一个数十年。再一次相见,他已经在天上担任一个不大不小的官职了。彼时正值佛祖座下莲花盛开,佛祖广邀各路神仙在莲池开个佛法大会。以他的资历是万万没有机会的,只不过老星君因为厌倦了神仙们的装腔作势便把他推了出去。
那一日虽然没有王母瑶池盛会那般气势空前,但受邀而来的仙家们也不再少数。他还是第一次参加这般正式的盛会,混迹在来来往往的人群里,心如擂鼓。  神仙也是人,既有善于世故圆滑的就有不善言谈的。
佛祖的莲池法会也是各路仙家一个互相交接认识的好机会。他此番听闻最多的便是那位一直行迹不定的武陵仙君。据闻,此人不仅才学渊博而且法力高深,同时又和天族有姻亲关系,再加上冷清清的性子,因此一直独来独往,天界也一直盛传他是个心高气傲的人。
从没有见过的人,不管别人如何绘声绘色的描述,都没有任何实感。
他面无表情,在心里撇撇嘴。
时间过得飞快,佛前七日法会已剩下今日最后一场。他也凭借自己独到的佛法领悟和老星君事前人事的提点,在此次法会上一夜成名。心里头虽然有些惭愧,但是他也看得出老星君是将他作为继承人来栽培的。
此前风头占尽的他没想到会在最后一场法会上遇到那个人。
众仙云集的佛前莲花池,诵读经文的声音伴着袅袅荷香四散开来,而那个人就那样云淡风轻般的落了座,仿佛飞鸟落枝一般,却又引得众人目光云集。
他心头猛地一惊,眼瞳不禁微微放大。
那个人开口便是一阵寒暄,接着便羽扇轻摇,盘坐在莲花池旁,闭着眼听着一群仙人们的聒噪佛理,脸上也不见任何不悦之情。可谓是“一念心清净,莲花处处开”。
他隔着人群看着他。
也不知何时,突然有人高呼一声,道:“早问仙君才学过人,还请仙君赐教。”
那个人突然间睁眼,一双幽深的眼瞳望向了那个说话的仙人,倒把他激动地心头一通猛跳。
“过誉了。”虽是谦虚委婉的话可却没有半分谦虚的语气。
“我等愚才,自然不能登大雅之堂。不过此次法会上有个年轻之才,仙君可愿与他共论佛法天理?”
那个人的声音与他的心跳同时静止了下来。
“士元,这位便是广陵仙君。”老仙引荐道。
那双幽深的眼瞳现在正盯着他。
佛曰:种如是因,收如是果,一切唯心造。







仙君的居所建在一座人间一处不甚出名的山里,虽然不是人间仙境,倒也有种钟灵毓秀之美。
那个人一路上执意要与他并肩而行,强扭不过,只能顺着他。各怀心事的走了一路,他们二人停在了一处洞口前,洞口立着一块看不清字迹的碑,孤零零的立在遍地郁郁葱葱的草丛里。
桃花满地开,风一吹,落英纷纷,积满一地。
那个人临进洞前意味不明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想说什么,但又随即合上了两瓣水红的薄唇。
他依旧垂着头,作出一副与那个人毫不相干的样子,可心下却隐隐作痛,一瞬间脚下却像生了根一般,立在了原地。
他知道前方究竟有什么在等着他。
那个人走出几步,见他没跟上来,便走到他的身旁,低下头,贴着他的耳畔,轻声道:“我想,你一定是记得她的。”
语气缠绵而温柔。温热的气息顺着光裸的脖子钻进他的心口,包裹着他,可他却被活生生的激起一身颤栗。
“过来吧。”那个人向他递去了一只手,面如寒山,眼含悲悯。
他无声的长叹一口气,便拱手道:“还望仙君自重。”
言外之意再明白不过:如今你我二人只是再寻常不过的尊卑关系。
“过来。”伸出的那只手仍旧空着。
这一次是真真正正的气了,那个人的语气好似万年寒冰,坚决顽固,不容许他的半句拒绝。
“……烦请仙君带路。”他又一次将头低的更低了,埋进宽大的衣袖里,好像如此这般就能够躲开他如刀刃般锋利的视线。
他没看见那个人究竟是以何种神情收回那只悬空半天的手,只是在听到沉重的脚步声后,方才抬头跟在那个人的身后。
料想山洞也没有藏金纳银,自然不会有什么机关陷阱。只不过这看起来在平常不过的山洞,越往里走却越是寒冷,越来越来让人胆颤心寒。
那个人终于停了下来,他顺着那个人的目光看过去:空荡荡的石室中央横亘着一方长长的冰棺,在不甚明亮的石室里散发着森森寒意,让他的血液几乎都停止了流动。
棺中躺着一名妙龄女子,身着粉色衣衫,面容姣好,露出好似在小憩时梦见了意中人那般的羞涩笑容,只是连同散落旁的花瓣一起被冻结在了嘴角翘起的那一刻。
有人叹,这样的一张脸生在女子身上便是平凡,若是生在男子身上,最是不凡。
只可惜,衣衫半毁,容颜不再。女子一身皆是被火灼烧过的痕迹,红莲浮过她的身体,盖住了她的半张脸。一眼望过去,仿佛业火重燃。
“曾经也愿‘她’从此以后都不要再遇见我,再记起我,”那个人缓缓说道,话语中似有三分悔意,“但如今我……”
“她既不会遇见你也不会想起你,”他望着他,目光坚定,“因为她不会再入轮回道。”
相传,在奈何桥上讨要一碗水,饮之便可忘却前尘往事,一切就此了断;也有另一种方法:仙者撕裂一半神魂,再融入爱而不得的七情,使其轮回入世,一世了断。仙者自此便可悲无泪,笑无声。
“你看到了,你知道了,你也相信了。”那个人字字紧逼,不肯给他留丝毫退路,“你看到了我的天劫……于是你就送‘她’下凡,伴我一世,护我一生。”
“你说,我说的是不是分毫不差?”










天上的季节总是一成不变的,就连那些被人间文人墨客百般称赞的仙境也都是些一成不变的景色。
可又不总是一成不变的。
“‘孔明孔明’的,表字也不是这么用的,”有人疑似自说自话,道:“我还是唤你‘阿亮’吧。”
说罢,还不忘捂嘴偷笑。
在仙界的一隅,某棵花瓣簌簌而落的花树下,有人自作主张的决定着。这个决定当真让他身旁另一个正在抚琴的人瞬间哑口无言,虽然满心不悦可心底却有股雀跃而生的暖意缓缓蔓延全身。
树下的武陵仙君缓缓合上双目,双手停放在了琴弦之上,问道:“那你说称号该怎么用呢,?”
“该怎么用就怎么用。”他脱口而出道:“不过就是个名字而已,叫的顺口就好。”
“……可我却并不这么认为。”
最后的那句话化在了刹那间扬起的琴音里,几不可闻。武陵仙君坐在树下抚琴,而另一个人托腮坐在他的身旁,目光悠远,眼波如丝。
自打上次佛法大会之后,老星君府上的某个弟子可谓是一举成名天下知。先是有老星君和众多德高望重的仙人的推举,又有那位名声在外的武陵仙君在天帝面前的力荐,那个弟子便一步登天,扶摇直上。
于是天上众仙也知道了那位素来来无影去无踪的武陵仙君也是交了一位青年好友,经常是二人同行,对饮花开。不过,日子久了,在外人眼里也总是那位青年才俊都快要把仙君家的门槛踏破了,经常有事没事就上门相邀。可奇怪的是,虽然仙君总是板着一张脸,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但那位青年才俊却总能找得到他。
事情的突变是在百年之后,东海龙王的二儿子娶亲。有人凭借他的三寸不烂之舌才终于说动了仙君陪他一起赴宴。他对东海龙王见到仙君时的那个表情至今都记忆犹新,最后只能说,这场喜宴两个人都是不欢而散。
仙君是对那些溜须拍马的做戏感到厌烦;而他却是第一次感觉到了空洞洞的失落感。喜宴上,有个昆仑山的仙子对武陵仙君一见钟情且处处跟随。在来来往往的人群间,他看到了那一对,猛然间对凡间话本里的“天作之合”有了深刻的理解。
他是第一次如此明显的意识到就算是神仙也会像凡人那般成家的,从此以后,朋友便只能是路人。
那若是连朋友也不是呢……
归去之后这二人就这么突然之间冷淡了下来,好像从前的数百年都是他的黄粱一梦。他毕竟还担着天庭的职务,正事耽误不得。如此一来,那个人也就从他的生活里消失不见了,一如从前。上朝下朝,宛如就好像曾经还是凡人时饮食作息一般融在了他的生活里。有时候停下来的时候他不禁沉思:怎么以前没觉得自己事务繁忙?
一天天,一年年,只要想到一去那个地方就能见到他,二人就能携手日同游,仿佛就有用不完的时间,尽管很多时候那个人都能让自己一通好找。
但是……只消轻唤一声“阿亮”,没过多久,他总能听到那个人犹犹豫豫的应答声。
而现在,不管是在呼喊多少声,都不可能有回应了。
因为就在几天前的朝会后,他亲耳听到几个平日里就爱说东道西的老头子说道,那个仙子似乎已经和那个人定下了终身大事。而他们正在讨论何时会成亲。
当时他的心头一凉,周身如坠冰窖。
末了,那几个老头还问:你平日和仙君走的那般近,你可知仙君喜事定在哪日?我等可一定要备份大礼才是。
他只得苦笑道:仙君大喜之日必会前去祝贺。只是我和仙君交情浅薄,又怎会……
声音戛然而止,只因那个人不知何时现身此处,眼中愤怒可见,周身尽是冰寒之气。
交情浅薄……
呵……
不知为何突然心虚后悔,正欲开口挽留,那人却转身就走。
既然了断是必然的事,那么及早了断也不失为一桩美事吧。
既然承了老星君的职位,就要担起那份责。某一夜,他正夜观天象,紫微斗数,天喜突明。当时虽然没在意,但是几日后,天上皆传武陵仙君请命下凡。闻言,还没顾得上那个人的不辞而别,他就慌慌张张的跑回星楼,施法催动命盘。片刻后,命法皆现。
只是,神仙的命格又岂是轻易得看的,轻易能改动的?













“我在凡间历劫时便是‘她’陪的我一世,伴我度过一世孤独,又舍身替我挡下天劫,”那个人正站在自己的身后,沉沉的声音透过他的血肉,流进他的神魂,“你说,我该如何谢谢‘她’?”。
“……仙君是来找我寻求意见的么?”
“没有。”他依旧是那副平淡的口气,突然平添了不少怒意。
“凡心千万,人心不静,非智非慧,参悟不透。”许是听出了那个人话外的意思,他看似答非所问道,“仙君,大抵只是对她有些愧疚之心,因此无须对此事在怀。”
“……”那个人大半张脸都埋在了阴影里,即使看不清面容,也能够非常清晰地感觉到他的森森怒意。
“天帝派我下来传达谕旨:‘仙君下凡渡劫,体恤民生,如今功德圆满,还望早归天庭,复归原职’。”他背朝着那个人,慢慢踱步向前,一字一句的陈述着天帝的谕旨,心虚的不敢去看那个人的眼。
“你说完了么?”阴影里有人非常不满的反问道。
“天帝谕旨已带到,小仙就此告退。”
许是感到不妙,他草草的行了礼,转身便向洞口走去。只是还没走出几步,肩膀硬是被人狠狠地扣住,紧接着身子就被带过了方向,被一同拽进了那个人埋身的昏暗阴影里。
“……唔!”
还未来得及挣脱,吻就伴着强烈的炽热气息径直涌进他的口腔,不留任何反抗和回旋的余地,那个人的舌长驱而入。回过神来时,那个人已将他紧紧地扣在了光滑的石壁上,拥在了那个人的怀里,同时又用手护住他贴着石壁的后脑。
那个人的舌并没有意想中那么粗暴,反倒是细致又温柔,带着小心翼翼的讨好意味。先是轻蹭他的唇畔,而后又稍带粗暴的舔过他的齿列,最后又试探性的他的舌,见他没有抗拒,才重新将他的舌勾来,在温暖湿润的内壁里勾连追逐。
一吻绵长,缠绵相连。
零落桃花碾作泥,谁人禅语绕檀烟。
一方石砚空不满,白纸黑字梵音间。
凡心千万,佛心一尊,普渡众生,痴人说梦。佛曰:爱别离,怨憎会,撒手西归,全无是类。不过是满眼空花,一片虚幻。
那……我与你以前可算是爱而别离?现在是否又算是怨憎相会?不曾西归,又可否重新来过?
昔日高高在上不曾为情爱扰乱心思的武陵仙君,在那个吻里感受到了他的麻木,既不抗拒也不迎合,既不挣扎也不顺从。一时之间他竟然慌得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好将他拥在怀里,水红色的唇瓣仔仔细细的、一寸寸的轻轻吻过他的嘴角,脸颊,最后触及眼角之时,一片湿凉。
佛曰: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因为爱, 所以忧心你对我情意几何;因为爱,所以害怕从此不得相见;因为爱,所以才想与你长相伴。也正因为如此,才会撕裂一半的神魂,化作红颜知己,伴你凡间一世,护你一生无虞。
离于爱者,无忧无怖。冷情冷心,麻木不仁。
呵!
这世上又哪来的忘情之水,断情之法?有的只是自欺欺人的忘情断情而已。
“她的确是因我而生,却又不是我,”他微微喘着气,泛着水光的眼睛仿佛能够穿透那个人的胸膛,看到冰棺中那名女子被火灼烧过的半张脸一般,“‘……你离开,我衰败,心花零落,落地成灰’。”
几乎就是脱口而出的一番话,或许是被那一吻吻得昏了头脑,说话也开始没了设防。可是,这昏了脑袋的胡言乱语倒是让那个人心头一喜。
“你这是怪我的不辞而别么?”伸手抚上他的眼角,对上的又是面无表情的一张脸,仿佛刚刚那一瞬的情感失控,只是仙君一人的痴心妄想。
他挣起一边嘴角,苦笑道:“算是吧。”
大起大落的心情,让那个人一时间噤了声,沉着脸,面如寒霜,眼中暗流奔涌。
“仙君,尊卑有别,还请……”边说边要推开那个人的怀抱。只是话没说完,吻就猝不及防的又一次落下。这一次的吻几乎要抽干他所有的气力和遐思,那个人仿佛用尽了此生的力气要通过这个吻将他化进自己的骨血里,从此再不分离。
一口一个的“仙君”,一步一行的揖礼,若即若离,看着我这副服软的模样,是不是就能称了你的心,合了你的意?又岂能轻易称了你的心,合了你的意!从前不会,现在更不会。那个人在心中愤愤念道,口中也情难自禁的多下了几分气力。
他猛地吃痛,一把推开了压在身上的那个人,面颊带红,眼中痛苦万分,唇畔流下了朱砂红血。许是见他受了苦,那个人又心痛难忍,故而放慢了动作,温柔示好的意味全部都化作了接下来一连串细密轻柔的吻,轻舐着他被咬破的唇瓣,双目紧闭,双手将他箍紧在怀,是后悔了。
“……君……你……”吊着一颗不知放在何处的心,上气不接下气的。
“你唤我什么?”那个人同样揣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七分期待三分担忧。
两双相对的眼,逃也不是,不逃也不是。两两相对,静静无言,唯有不安分的心快要撞破胸腔,跳动而出。
是风动还是幡动?答曰:是心动。
缘来则去,缘聚则散,缘起则生,缘落则灭,万法缘生,皆系缘分。
洞外风影摇乱,三千烈火灼透了半边天,烧红了人的脸。
佛曰:不可说。







——————絮叨叨


★“一切世界始终、生灭、前后、有无、聚散、起止,念念相续,循环往复,种种取舍,皆是轮回”“不过是满眼空花,一片虚幻”“缘来则去,缘聚则散,缘起则生,缘落则灭,万法缘生,皆系缘分”以及文中所有的“佛曰”和个别引号里的内容都是直接引用百度搜索的佛经句子。

依旧不会写情感的起承转合以及烘托过渡……唉……(´ . .̫ . `)














☆此为王者荣耀亮统同人文,对《武陵仙君》皮肤故事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动,因此要慎入!
☆笔力不足,ooc还请多多担待~
☆ooc其实还挺厉害的……(´• ᵕ •`)*





武陵春



一切世界始终、生灭、前后、有无、聚散、起止,念念相续,循环往复,种种取舍,皆是轮回。

正文


许多年前曾因“未经人事,不通人理”而向天帝请命下凡重新修炼的武陵仙君也在百余年前重新羽化登仙,只可惜他至今仍固守凡间不肯重返仙位。
天上最不缺的就是闲人和风言风语。武陵仙君下凡前曾经被天上的一个散仙疯狂追求过,这事儿也算是闹了好几百年,也没少给天上带来些打发时间的好乐子。某一日,武陵仙君请命下凡时,众仙以为那个散仙仍会死缠烂打的追在后面,就在他们准备好瓜子茶水看笑话时,天上竟一时之间失去了所有喧闹,没有看到那个预料之中的身影,好似所有的一切都随着仙君下凡而消失不见。
如今,他迟迟不肯归位,也算是个可大可小的事。放着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于是乎,在某一天例行的朝会上,活着不怕事儿多的某个老仙便提议道:“早些年间,他不是和仙君关系亲密的紧么?倒不如让他下凡相劝,岂不是更好?”
话音刚落,底下不约而同的起了一阵不怀好意的吸气声。
千把百年前的事情了,也值得让他们惦记成这样?
同样列在席间的友人见状正准备出言时,却被后面一个温柔冷清的声音拦下了:“小仙领命。”
说罢,便朝着上面揖了一礼。
友人回头看他,那张脸上无波无痕,眼底犹如死水一潭。
这一回倒是让那群人白白看了一场戏,笑也没能憋得住。
友人心惊,朝会刚散,他便一把冲进人堆里,把那个半人拖了出来。
“你不必应下的。”他难得的有些焦急,道:“那些老头子就是活的腻味了,摆明了拿你寻乐子呢……”
“无妨无妨,从以前到现在早都习惯了。
“你倒是一点未变呐……”他忽然微微笑道,眼眸灵光突现。
友人猝不及防的心跳漏了一拍。
他赶紧咳嗽了几声,正色道:“其实我可以代你去的,毕竟你以前……”
“多谢关心,我自觉此事无碍。日子久了……”他转身挥别了友人,只留下一道叹息似的话语:“什么都会散的。”
更何况如今只剩下一半的人呢?
有些事是说不清道不明的,纵然万般求索也是枉然。
蓦然间,友人的脑子里突然迸进了家里少陵先生对这个人的评价:这样的一张脸若是生在了女子身上只能算是平常,可它偏偏生在了这样的一个男子身上,当真是不凡。
突然想到这样一番话,他自己也忍不住纳闷,道了声“好生奇怪”才作罢。





春日朗朗,暖风和煦,直教人几欲入睡。直到不久前还是暖意洋洋的大好春光一片,只在瞬息就突然变了天,空气沉闷,阴风忽起,天色灰暗,原先一幅色彩斑斓的春日山水画好似被人泼了一盆污水,转瞬间就败了下来,失了颜色。 
他立在凡世的桃花源入口,极目望去,满眼尽是漫天绚烂的花瓣,飘飞在灰黑色的空中,急切而浮躁。远远的立着一个人,站在一株桃树下,撑着一柄纸伞,长身玉立。
隔着这不远的小小天地里,视线忽一交错,二人的嘴角都不禁流露出一丝笑意,只不过一人疏离,一人疲惫。
他干脆起身御风而行,待行至那持伞人的跟前时,躬身行礼:“恭贺仙君。”
语气淡然却也不乏场面上的恭维之气。
“嗯。”一声几乎快要消散在风里的应答。
这短短的数百年究竟有多长?自己以前会觉得时间这般漫长么?眼前的这个人明明还是从前那副模样,却总是和以前截然不同。
说不出的冷淡,就好像当年的……
他一时之间无话可说,却也不觉得拘谨,脑子也突然想到了如果是之前的自己究竟会如何应对呢?还会不顾对方的冷言冷语一脑门儿的扑上去吗?
就在他遐想之际,仙君却突然开了口,道:“天起大风,地有水回,今夜怕是有一场大雨,你且……”将要脱口而出,却又猛然止住,哽在喉间,有口难言,不知为何。
神仙会怕下雨么?这样拙劣的借口,还是以后再也没有见面的理由了?
伞面上描绘的三千桃花灼灼,常开不败,似烈火长情。
他偏过头看他,本欲出言婉拒,却不曾想到那人竟破天荒第一次的有了服软的意味:“……在此留宿一晚罢。”
支离破碎的一句话揉进了五分期待三分恳求以及二分无奈。
这还是他第一次望向他的眼,还是和以前一样波澜不惊的眼但却好像又与以往有了些许不同。许是错觉,那双眼底里映出的明明是自己那双犹如死水一潭的眼睛。
“多谢仙君,只是……”
“就只一晚。”
明明是平平淡淡的语气可却透露出不容抗拒的威严。
“……叨扰仙君了。”话罢,他又毕恭毕敬的行了礼,全然没看见伞下那人眼底里的暗流涌动。




桃花源里并不似天上仙境那般云雾缭绕如梦似幻,但比起从前所见的凡间尘景竟也多出了几分出离人世的意味。本想一直跟在那人身后,却不曾料到这一路上那人竟走走停停,等了自己许多次;一心想要避着,他却不依不饶,直至二人并肩而行,方才作罢。
如今做出这幅样子又是为的什么?是为挽留?是为愧疚?还是一无所有?从头到尾,终究都是自己一人假惺惺的自作多情罢了,从以前到现在,一直都是。
武陵仙君居住的处所离桃花源的入口并不算近,二人徒步而行,竟也走了不少时辰。中途落雨,他的头顶及时的飘来一柄纸伞,歪歪斜斜的,全部向着他。
撇去旁的不说,那人好歹也是高高在上的仙君,让人如此放下姿态,他实属过意不去。一边在心下盘算着,正准备开口拒绝时,那人竟看破了他的心思似的,沉声道:“我给的,你都要好好受着。”
话刚落音,那人竟又将手中的伞又斜向了几分,身子也就着这个机会贴近了自己。即使隔着潮湿的衣物,他也依旧能够感受得到几乎灼人的体温和气息,贴在自己的身边,渗进自己的心房。
不容拒绝的话语,根本找不到回应的方式,还是根本就不愿意去拒绝呢?
他默默地偏过头,勾起嘴角,泛起一丝苦笑。
这一路上,他们二人都默不作声,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思究竟是飘到了天外还是落到的地底。直到行至武陵仙君的居所时,仙君一声“到了”才将他唤了回来。
再怎么冷情冷心,也不是无情无心。他看到浑身湿透的那个人,也不免心怀愧疚,正欲客套一番,却又被那人打断了话头:“你先进去,好好休息。”
难得的略带温柔安慰的语气,一瞬间他以为自己有些耳背。
三番五次的打断,自己在他的面前似乎永远都没有话语主动权。
“多谢仙君抬爱。”又是一声恭恭敬敬的作揖行李,言行举止间既有客套的讨好也有拒人千里之外的疏离。
他伸手推门,低着头踏进房门,而后转身关门。
门外人立在雨幕珠帘的房檐下,淅淅沥沥的雨声伴着水汽钻进他的心底,顺着发梢流下的雨水跌落,却怎么也熄不灭心里明灭不定的火焰,眼底似有奔流涌动。





才不过短短数百年,竟然好像隔了好几世一样遥远模糊。远远的看过去,清晰明灭不定的声形,盘旋在脑海,萦绕在耳畔。
突然在心中闪现而出的是自己还身为凡人时的景象:年幼的自己一身瘦骨嶙峋,满面灰土之色。深秋的寒气就着冰凉的雨水侵入五脏六腑,一把瘦骨泡在寒凉的雨水里,疼痛砭人肌骨。就在神志几乎快要脱离肉身而去之时耳畔传来了一身慈爱的呼唤,紧接着原先顺着雨水流失的生命都源源不断的开始回流进这把骨头里,意识渐渐回笼,看见了朝着自己微笑的一位须发皆白的慈祥老者。
当自己再一次拥有意识的时候已经身处老星君的神殿里。老星君是个和蔼又慈眉善目的老人家,不禁赐了自己仙身还倾囊相授,视如己出,因此同门里总有人调笑自己“不知是几辈子修来的仙缘”。
不过,再怎么修炼也不过是天上一名小小的散仙,既瞧不上名也道不出号,也就在天上游手好闲罢了。
这样的日子过得潇洒,走的也甚为干脆。他当初还只是个小仙,只因某一日奉了老星君的命去给太上老君那个老头子送信过去。不料,老君不在府上,匆匆忙将信交与了老君府上的下人之后,自己便一路散漫的去了。

    前面什么样的日子没活过呢,既然饿不死那也没什么好在意的。如此一来,也就在某棵树下和衣而睡。迷迷蒙蒙间,他感觉到自己的脸颊痛痒难耐,似有何物对他的脸又啄又挠,便挥手朝着脸上就是一巴掌,什么也没打着。于是乎,彻底苏醒。
    闻言望向说话人,只见两只璞玉似的鸟儿停在那人的身旁。而他的眼里却不知为何落满斑驳,光怪陆离。他看见了说话人微微一笑的水红薄唇,听见了那冷冰冰的声音里的温暖笑意。

至此,满树桃花开,情起意渐浓。




一夜倏忽而过。

    翌日,他才刚刚睁开眼睛,外面的风吹鸟鸣便伴着明亮晨光直驱入耳目,看来又是一个风朗气清的好天气。
    昨夜的雨好似梦里过客一般。起身推门,迈步而出,同时也在心里盘算着一定要把天帝交代的事宜完成,接下来便可全身而退了。他半是心事重重的走出客房,又穿过徘徊曲折的竹木回廊,左探右寻却总不见那人的身影。于是站在原地:这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这下又该如何是好呀……
    就在不得进退之际,那人竟然又神出鬼没般的出现了。一句话不说,就只盯着他,示意他跟着自己进去。
    这也不是无奈之举。毕竟人微言轻,这点为人处世之道他还是知道的。
    跟着那个人进了一处偏房,他以为只是离厨房近才闻得见饭食的香气,却没料到饭桌上已摆上了热气腾腾的白粥和一些清淡小菜,更没想过神仙的居所里又怎会出现人间的饭菜。
    即使早已不食烟火,但见到这些东西时还是诧异多过于渴望。
    “……”
    “坐下。”那个人的声音还是那般无波无澜,“等下我要带你去个地方。”
言下之意就是坐下吃饭,吃完带你出去。
    “仙君……”他诚惶诚恐,心里有鬼。正准备行礼告退起身而逃之时,肩上莫名多了一股强压向下的力量,让他脱逃不得。
    一顿清清淡淡的早饭,却让人满腹惆怅,心神难安。





    他原本就只是个凡人,在行将就木的时候被老星君大发善心救下了,后又得老星君真传,虽然默默无名但却有才有能。因此他总觉得自己能够活下去就已经用光了全部的福气。至于其他,想多了,反而心烦意乱。
    和那个人在偏僻的某处相遇,是命中注定。他轻笑道。
如此一过又是一个数十年。再一次相见,他已经在天上担任一个不大不小的官职了。彼时正值佛祖座下莲花盛开,佛祖广邀各路神仙在莲池开个佛法大会。以他的资历是万万没有机会的,只不过老星君因为厌倦了神仙们的装腔作势便把他推了出去。
那一日虽然没有王母瑶池盛会那般气势空前,但受邀而来的仙家们也不再少数。他还是第一次参加这般正式的盛会,混迹在来来往往的人群里,心如擂鼓。  神仙也是人,既有善于世故圆滑的就有不善言谈的。
佛祖的莲池法会也是各路仙家一个互相交接认识的好机会。他此番听闻最多的便是那位一直行迹不定的武陵仙君。据闻,此人不仅才学渊博而且法力高深,同时又和天族有姻亲关系,再加上冷清清的性子,因此一直独来独往,天界也一直盛传他是个心高气傲的人。
从没有见过的人,不管别人如何绘声绘色的描述,都没有任何实感。
他面无表情,在心里撇撇嘴。
时间过得飞快,佛前七日法会已剩下今日最后一场。他也凭借自己独到的佛法领悟和老星君事前人事的提点,在此次法会上一夜成名。心里头虽然有些惭愧,但是他也看得出老星君是将他作为继承人来栽培的。
此前风头占尽的他没想到会在最后一场法会上遇到那个人。
众仙云集的佛前莲花池,诵读经文的声音伴着袅袅荷香四散开来,而那个人就那样云淡风轻般的落了座,仿佛飞鸟落枝一般,却又引得众人目光云集。
他心头猛地一惊,眼瞳不禁微微放大。
那个人开口便是一阵寒暄,接着便羽扇轻摇,盘坐在莲花池旁,闭着眼听着一群仙人们的聒噪佛理,脸上也不见任何不悦之情。可谓是“一念心清净,莲花处处开”。
他隔着人群看着他。
也不知何时,突然有人高呼一声,道:“早问仙君才学过人,还请仙君赐教。”
那个人突然间睁眼,一双幽深的眼瞳望向了那个说话的仙人,倒把他激动地心头一通猛跳。
“过誉了。”虽是谦虚委婉的话可却没有半分谦虚的语气。
“我等愚才,自然不能登大雅之堂。不过此次法会上有个年轻之才,仙君可愿与他共论佛法天理?”
那个人的声音与他的心跳同时静止了下来。
“士元,这位便是广陵仙君。”老仙引荐道。
那双幽深的眼瞳现在正盯着他。
佛曰:种如是因,收如是果,一切唯心造。







仙君的居所建在一座人间一处不甚出名的山里,虽然不是人间仙境,倒也有种钟灵毓秀之美。
那个人一路上执意要与他并肩而行,强扭不过,只能顺着他。各怀心事的走了一路,他们二人停在了一处洞口前,洞口立着一块看不清字迹的碑,孤零零的立在遍地郁郁葱葱的草丛里。
桃花满地开,风一吹,落英纷纷,积满一地。
那个人临进洞前意味不明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想说什么,但又随即合上了两瓣水红的薄唇。
他依旧垂着头,作出一副与那个人毫不相干的样子,可心下却隐隐作痛,一瞬间脚下却像生了根一般,立在了原地。
他知道前方究竟有什么在等着他。
那个人走出几步,见他没跟上来,便走到他的身旁,低下头,贴着他的耳畔,轻声道:“我想,你一定是记得她的。”
语气缠绵而温柔。温热的气息顺着光裸的脖子钻进他的心口,包裹着他,可他却被活生生的激起一身颤栗。
“过来吧。”那个人向他递去了一只手,面如寒山,眼含悲悯。
他无声的长叹一口气,便拱手道:“还望仙君自重。”
言外之意再明白不过:如今你我二人只是再寻常不过的尊卑关系。
“过来。”伸出的那只手仍旧空着。
这一次是真真正正的气了,那个人的语气好似万年寒冰,坚决顽固,不容许他的半句拒绝。
“……烦请仙君带路。”他又一次将头低的更低了,埋进宽大的衣袖里,好像如此这般就能够躲开他如刀刃般锋利的视线。
他没看见那个人究竟是以何种神情收回那只悬空半天的手,只是在听到沉重的脚步声后,方才抬头跟在那个人的身后。
料想山洞也没有藏金纳银,自然不会有什么机关陷阱。只不过这看起来在平常不过的山洞,越往里走却越是寒冷,越来越来让人胆颤心寒。
那个人终于停了下来,他顺着那个人的目光看过去:空荡荡的石室中央横亘着一方长长的冰棺,在不甚明亮的石室里散发着森森寒意,让他的血液几乎都停止了流动。
棺中躺着一名妙龄女子,身着粉色衣衫,面容姣好,露出好似在小憩时梦见了意中人那般的羞涩笑容,只是连同散落旁的花瓣一起被冻结在了嘴角翘起的那一刻。
有人叹,这样的一张脸生在女子身上便是平凡,若是生在男子身上,最是不凡。
只可惜,衣衫半毁,容颜不再。女子一身皆是被火灼烧过的痕迹,红莲浮过她的身体,盖住了她的半张脸。一眼望过去,仿佛业火重燃。
“曾经也愿‘她’从此以后都不要再遇见我,再记起我,”那个人缓缓说道,话语中似有三分悔意,“但如今我……”
“她既不会遇见你也不会想起你,”他望着他,目光坚定,“因为她不会再入轮回道。”
相传,在奈何桥上讨要一碗水,饮之便可忘却前尘往事,一切就此了断;也有另一种方法:仙者撕裂一半神魂,再融入爱而不得的七情,使其轮回入世,一世了断。仙者自此便可悲无泪,笑无声。
“你看到了,你知道了,你也相信了。”那个人字字紧逼,不肯给他留丝毫退路,“你看到了我的天劫……于是你就送‘她’下凡,伴我一世,护我一生。”
“你说,我说的是不是分毫不差?”










天上的季节总是一成不变的,就连那些被人间文人墨客百般称赞的仙境也都是些一成不变的景色。
可又不总是一成不变的。
“‘孔明孔明’的,表字也不是这么用的,”有人疑似自说自话,道:“我还是唤你‘阿亮’吧。”
说罢,还不忘捂嘴偷笑。
在仙界的一隅,某棵花瓣簌簌而落的花树下,有人自作主张的决定着。这个决定当真让他身旁另一个正在抚琴的人瞬间哑口无言,虽然满心不悦可心底却有股雀跃而生的暖意缓缓蔓延全身。
树下的武陵仙君缓缓合上双目,双手停放在了琴弦之上,问道:“那你说称号该怎么用呢,?”
“该怎么用就怎么用。”他脱口而出道:“不过就是个名字而已,叫的顺口就好。”
“……可我却并不这么认为。”
最后的那句话化在了刹那间扬起的琴音里,几不可闻。武陵仙君坐在树下抚琴,而另一个人托腮坐在他的身旁,目光悠远,眼波如丝。
自打上次佛法大会之后,老星君府上的某个弟子可谓是一举成名天下知。先是有老星君和众多德高望重的仙人的推举,又有那位名声在外的武陵仙君在天帝面前的力荐,那个弟子便一步登天,扶摇直上。
于是天上众仙也知道了那位素来来无影去无踪的武陵仙君也是交了一位青年好友,经常是二人同行,对饮花开。不过,日子久了,在外人眼里也总是那位青年才俊都快要把仙君家的门槛踏破了,经常有事没事就上门相邀。可奇怪的是,虽然仙君总是板着一张脸,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但那位青年才俊却总能找得到他。
事情的突变是在百年之后,东海龙王的二儿子娶亲。有人凭借他的三寸不烂之舌才终于说动了仙君陪他一起赴宴。他对东海龙王见到仙君时的那个表情至今都记忆犹新,最后只能说,这场喜宴两个人都是不欢而散。
仙君是对那些溜须拍马的做戏感到厌烦;而他却是第一次感觉到了空洞洞的失落感。喜宴上,有个昆仑山的仙子对武陵仙君一见钟情且处处跟随。在来来往往的人群间,他看到了那一对,猛然间对凡间话本里的“天作之合”有了深刻的理解。
他是第一次如此明显的意识到就算是神仙也会像凡人那般成家的,从此以后,朋友便只能是路人。
那若是连朋友也不是呢……
归去之后这二人就这么突然之间冷淡了下来,好像从前的数百年都是他的黄粱一梦。他毕竟还担着天庭的职务,正事耽误不得。如此一来,那个人也就从他的生活里消失不见了,一如从前。上朝下朝,宛如就好像曾经还是凡人时饮食作息一般融在了他的生活里。有时候停下来的时候他不禁沉思:怎么以前没觉得自己事务繁忙?
一天天,一年年,只要想到一去那个地方就能见到他,二人就能携手日同游,仿佛就有用不完的时间,尽管很多时候那个人都能让自己一通好找。
但是……只消轻唤一声“阿亮”,没过多久,他总能听到那个人犹犹豫豫的应答声。
而现在,不管是在呼喊多少声,都不可能有回应了。
因为就在几天前的朝会后,他亲耳听到几个平日里就爱说东道西的老头子说道,那个仙子似乎已经和那个人定下了终身大事。而他们正在讨论何时会成亲。
当时他的心头一凉,周身如坠冰窖。
末了,那几个老头还问:你平日和仙君走的那般近,你可知仙君喜事定在哪日?我等可一定要备份大礼才是。
他只得苦笑道:仙君大喜之日必会前去祝贺。只是我和仙君交情浅薄,又怎会……
声音戛然而止,只因那个人不知何时现身此处,眼中愤怒可见,周身尽是冰寒之气。
交情浅薄……
呵……
不知为何突然心虚后悔,正欲开口挽留,那人却转身就走。
既然了断是必然的事,那么及早了断也不失为一桩美事吧。
既然承了老星君的职位,就要担起那份责。某一夜,他正夜观天象,紫微斗数,天喜突明。当时虽然没在意,但是几日后,天上皆传武陵仙君请命下凡。闻言,还没顾得上那个人的不辞而别,他就慌慌张张的跑回星楼,施法催动命盘。片刻后,命法皆现。
只是,神仙的命格又岂是轻易得看的,轻易能改动的?













“我在凡间历劫时便是‘她’陪的我一世,伴我度过一世孤独,又舍身替我挡下天劫,”那个人正站在自己的身后,沉沉的声音透过他的血肉,流进他的神魂,“你说,我该如何谢谢‘她’?”。
“……仙君是来找我寻求意见的么?”
“没有。”他依旧是那副平淡的口气,突然平添了不少怒意。
“凡心千万,人心不静,非智非慧,参悟不透。”许是听出了那个人话外的意思,他看似答非所问道,“仙君,大抵只是对她有些愧疚之心,因此无须对此事在怀。”
“……”那个人大半张脸都埋在了阴影里,即使看不清面容,也能够非常清晰地感觉到他的森森怒意。
“天帝派我下来传达谕旨:‘仙君下凡渡劫,体恤民生,如今功德圆满,还望早归天庭,复归原职’。”他背朝着那个人,慢慢踱步向前,一字一句的陈述着天帝的谕旨,心虚的不敢去看那个人的眼。
“你说完了么?”阴影里有人非常不满的反问道。
“天帝谕旨已带到,小仙就此告退。”
许是感到不妙,他草草的行了礼,转身便向洞口走去。只是还没走出几步,肩膀硬是被人狠狠地扣住,紧接着身子就被带过了方向,被一同拽进了那个人埋身的昏暗阴影里。
“……唔!”
还未来得及挣脱,吻就伴着强烈的炽热气息径直涌进他的口腔,不留任何反抗和回旋的余地,那个人的舌长驱而入。回过神来时,那个人已将他紧紧地扣在了光滑的石壁上,拥在了那个人的怀里,同时又用手护住他贴着石壁的后脑。
那个人的舌并没有意想中那么粗暴,反倒是细致又温柔,带着小心翼翼的讨好意味。先是轻蹭他的唇畔,而后又稍带粗暴的舔过他的齿列,最后又试探性的他的舌,见他没有抗拒,才重新将他的舌勾来,在温暖湿润的内壁里勾连追逐。
一吻绵长,缠绵相连。
零落桃花碾作泥,谁人禅语绕檀烟。
一方石砚空不满,白纸黑字梵音间。
凡心千万,佛心一尊,普渡众生,痴人说梦。佛曰:爱别离,怨憎会,撒手西归,全无是类。不过是满眼空花,一片虚幻。
那……我与你以前可算是爱而别离?现在是否又算是怨憎相会?不曾西归,又可否重新来过?
昔日高高在上不曾为情爱扰乱心思的武陵仙君,在那个吻里感受到了他的麻木,既不抗拒也不迎合,既不挣扎也不顺从。一时之间他竟然慌得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好将他拥在怀里,水红色的唇瓣仔仔细细的、一寸寸的轻轻吻过他的嘴角,脸颊,最后触及眼角之时,一片湿凉。
佛曰: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因为爱, 所以忧心你对我情意几何;因为爱,所以害怕从此不得相见;因为爱,所以才想与你长相伴。也正因为如此,才会撕裂一半的神魂,化作红颜知己,伴你凡间一世,护你一生无虞。
离于爱者,无忧无怖。冷情冷心,麻木不仁。
呵!
这世上又哪来的忘情之水,断情之法?有的只是自欺欺人的忘情断情而已。
“她的确是因我而生,却又不是我,”他微微喘着气,泛着水光的眼睛仿佛能够穿透那个人的胸膛,看到冰棺中那名女子被火灼烧过的半张脸一般,“‘……你离开,我衰败,心花零落,落地成灰’。”
几乎就是脱口而出的一番话,或许是被那一吻吻得昏了头脑,说话也开始没了设防。可是,这昏了脑袋的胡言乱语倒是让那个人心头一喜。
“你这是怪我的不辞而别么?”伸手抚上他的眼角,对上的又是面无表情的一张脸,仿佛刚刚那一瞬的情感失控,只是仙君一人的痴心妄想。
他挣起一边嘴角,苦笑道:“算是吧。”
大起大落的心情,让那个人一时间噤了声,沉着脸,面如寒霜,眼中暗流奔涌。
“仙君,尊卑有别,还请……”边说边要推开那个人的怀抱。只是话没说完,吻就猝不及防的又一次落下。这一次的吻几乎要抽干他所有的气力和遐思,那个人仿佛用尽了此生的力气要通过这个吻将他化进自己的骨血里,从此再不分离。
一口一个的“仙君”,一步一行的揖礼,若即若离,看着我这副服软的模样,是不是就能称了你的心,合了你的意?又岂能轻易称了你的心,合了你的意!从前不会,现在更不会。那个人在心中愤愤念道,口中也情难自禁的多下了几分气力。
他猛地吃痛,一把推开了压在身上的那个人,面颊带红,眼中痛苦万分,唇畔流下了朱砂红血。许是见他受了苦,那个人又心痛难忍,故而放慢了动作,温柔示好的意味全部都化作了接下来一连串细密轻柔的吻,轻舐着他被咬破的唇瓣,双目紧闭,双手将他箍紧在怀,是后悔了。
“……君……你……”吊着一颗不知放在何处的心,上气不接下气的。
“你唤我什么?”那个人同样揣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七分期待三分担忧。
两双相对的眼,逃也不是,不逃也不是。两两相对,静静无言,唯有不安分的心快要撞破胸腔,跳动而出。
是风动还是幡动?答曰:是心动。
缘来则去,缘聚则散,缘起则生,缘落则灭,万法缘生,皆系缘分。
洞外风影摇乱,三千烈火灼透了半边天,烧红了人的脸。
佛曰:不可说。







——————絮叨叨


★“一切世界始终、生灭、前后、有无、聚散、起止,念念相续,循环往复,种种取舍,皆是轮回”“不过是满眼空花,一片虚幻”“缘来则去,缘聚则散,缘起则生,缘落则灭,万法缘生,皆系缘分”以及文中所有的“佛曰”和个别引号里的内容都是直接引用百度搜索的佛经句子。

依旧不会写情感的起承转合以及烘托过渡……唉……(´ . .̫ . `)
























   














   

评论(1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