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床粘住惹

声控白毛党,立誓嫁守约~

还梦人

☆王者荣耀亮统同人
☆ooc慎入

还梦人

天高千尺,地深万丈,寥寥红尘,不过尺寸目光之间。

三界传言,冥府的主君泰山府君出自冥府地下深不见底的一株往生树的枝丫上。他端坐于冥府深处幽暗阴森的高堂之上,黑色的发几乎要与那身玄色锦服融为一体,那张脸半是阴森可怖半是慈悲为怀,甚为古怪。唯有衣衫之上针针绣满的暗金缠枝莲温柔缠绵,遍布衣袖,可也化不去那来自地底最深处的幽寒麻木。

“这世上还真的有从树上生下来的人,”一个清清亮亮的嗓音半是讶异半是调侃的说,道:“不过,天地之大,也不足为怪。”

“你净是露出这种没见过世面的短浅模样,从树上生出来又有何讶异的,你还不是从地里直接钻出来的么。”此时说话的正是一只栖息在桃花树上的白凤,它长目微微瞥向树下那个年轻男子而后又低头看了眼自己正栖身的树干,道:“这也无甚稀奇的,此处便有一株成人的。”

那树下的男子身着一身青衣,微卷的银发散落在脑后,笑意盈盈。他昂起头看向树上那只白凤,便道:“说到此处,这也该多谢你。”

“这又有什么好感谢的。”白凤有些不以为意的侧过头,道:“我只不过扔了一片没用的尾羽而已,是你捡起了它,又将它化给了这棵树,助它得道高升。”

说来也怪,那只白凤说到这里时,虽然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可是语气里却尽是失落与无奈,像极了一个没有得到夸奖的孩童。

树下人清浅一笑,道:“那归根究底,还是要感谢少陵先生。因着他赠了一根白凤羽,这棵树才得了此番福。”

这不说没有,说了才有。

树上的白凤一听到这番话,当即便头晕目眩,身子也摇摇晃晃起来,将将要从树上一头栽下来,可无论如何那双爪子也紧紧抓在树干上,像是此生拼尽全力也要抓住某样事物一般。

被它这番折腾,霎时间,花瓣飘飘摇摇,洒洒落地,簌簌有声。白凤恍惚间抬眼看了眼这处院落,远处青山环抱,岚烟缥缈,树下人影影绰绰,斑驳破碎。它突然心头一惊,顿生不妙,便脱口而出,道:“你又为何对一棵树如此上心?”

树下人似乎也没料到这只凤鸟会如此相问,他先是一愣,而后便悠悠道来:“说来也不怕你笑我。

“我本就是这天界偏远处无故生出的小仙,生于斯,长于斯,也寸步不得离开此处。”说罢,他便伸手朝向了空旷的天空,那里有着他触之不及的屏障。“士元从出生到现在就只有这株桃树相伴,日日月月,岁岁朝朝,年年相伴。我为它剪枝浇水,上肥松土,它便听我闲话絮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原本以为将会如此孤老一生,却不曾料到你从天而降,从此又多一人陪了我七百多年,”他望着白凤,继续道:“士元甚是感谢。”

言毕,青衫人竟也朝着那处拱手行了一个礼,不知是为那只白凤还是那株桃树,或者是二者兼而有之。

“不是人,是鸟。”白凤突然沉声,道:“你我二人之间切莫再言谢,太客气了。”

说话间,原本栖在枝干上的凤鸟突然间白光大盛,不过须臾,树干上便现出了一个白衣男子,正倚着桃树枝干,一双宛似琉璃的眼睛正盯着青衣人紧紧不放。那人白发散落在脑后,俊逸潇洒,光彩出尘,锦绣华衣上缀满了银线梨花,层层叠叠,衣袖随风飘荡,似有暗香浮动,月影映黄昏。

只是面上笼罩着一层浓厚阴沉的愁雾。

青衫人闻声倒是没憋住一声笑,一时之间竟没了个形。他望见那白凤化作的男子,又思及白凤近日来总与他说起的心事,思索了一番,便道:“你再盯着我也无用,要想得到一个人,须得用另一个人去换,用你自己去换他罢。”

白凤化作的男子闻言愣神了好一会儿,面上的愁雾才慢慢散开,他缓缓道:“终究是我不好,没能设身处地为他着想。”

“能想到这里,少陵先生也就不枉了,”青衫人嗤嗤一笑,转头望向院落外的碧落长空,道:“这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见,白兄,士元定会备好酒宴为你接风洗尘。”

“哈哈!”白凤化作的男子从树上一跃而下,他走到青衫人跟前,道:“那我便在此先行谢过士元了,不过,那酒我可只要这棵树的桃花酿。”

说罢,他竟回头瞥了一眼那棵几乎常开不败的桃树,眼睛里氤氲着不明所意的光芒,唇角微微上扬。“士元,你生的还是太晚,……闻所未闻……”

“白兄何意?”白凤的声音越来越轻,几不可闻。他微微偏头,有些不明白这话题为何就离了方向。

“‘沧海之中,有度朔之山,上有大桃木,其屈蟠三千里’……”白凤喃喃道。

常年寂静如死水一般的院落里,突然间响起了一阵窸窸窣窣的风声,带着刻骨的凉意,席卷着一片落英挪到自己的脚边,青衫人看向院中的那棵大桃树,依旧寂静无声。

刚刚那阵风似乎又从它的枝头吹落了不少落花。

“士元,就此别过了。”一声凤吟长啸破空,青衫人回过神来时,白凤早已不见了踪影,唯有他站过的地方空出了一双没有被落花掩映的形状。

白凤走后,小院又回到以往那般死寂的模样,青瓦高墙,囚断目光,所思在远方。

青衫人站在树下,几乎自言自语,道:“平生憾事,不外乎禁锢此地,画地为牢;与之相较,若没有生得一颗玲珑心,便不会知晓故事文理,也不会徒生出一颗枯寂等死的心,

“只可惜不知自己究竟为何物,为何生,为何在此地,为何不得出?

“若问一所愿,愿为一世人,求得一杯酒……求之而不得。”

青衫人兀自苦笑了一番,眼角眉梢尽是抹不去化不开的无奈与凄苦。似乎是觉得自己一人再是碎语也是徒劳,他旋即转身离了去,背影廖寥,孤寂千年。

又百年,火德星君义子上书,天界有妖潜伏,虽不得出,然法力高强不得不除。是矣,天界下书,除之以防后患。适时,凤族公子挺身而出,言有冤在身,仍不得救。再十日,火德星君义子事必躬亲,破其神魂,打下凡世,轮回七世,遍尝八苦,生灭在天。

白凤再次飞临那方被禁锢的院落的时候,它只得孤零零的立在潮湿冰冷的青瓦之上,片刻之后,便转身而去。因为院中早已没有了此先的避世安宁,只余一株枯木,满地落花,零落成泥,尽是破败。

——————到现在为止,入坑刚好整整一周年多。说起来也巧,遇到士元也几乎就是在开始玩游戏没多久以后。桃花亮和凤白是我非常喜欢的两个皮肤故事设定,因为他们俩我早都站过了cp,所以也就胆大妄为一番,魔改一番( • ̀ω ⁃᷄)✧
虽然我不太擅长写故事,但也实在很喜欢,从暑假开始构思,一直到现在才决定写下这样的开头,所以还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不过,等编完桃花亮和凤白的故事,今年恐怕就要结束了……_(:ᗤ」ㄥ)_

娜娜~
一不小心变成了平胸。。。😂😂😂

夏天就是要清清爽爽!不管是清新柠檬还是酸甜橙汁儿,都是一样的!

果然,还是要尝试过才能有所了解。
本来想快点用掉手里的纸,结果发现嵌字也很讲究——(´ . .̫ . `)看不清。。。太对不住大家了——

不管是🌙还是✨,你都是我的娜娜~( ˘꒳˘ )

这是目前为止画的最好的乔妹了~虽然画的时候忘了很多东西( ॑꒳ ॑ )……